无题(法加中心)

前言:请叫我名字无能星人/_\本文的所有灵感皆来自元宵的那场狂欢.――BY被最后的法加闪到泪流满面的人.


“弗朗西斯哥哥,可以问你个问题么?”坐在自己怀里的孩子抬起头用稚嫩的声音问道.

他微笑着点头默许,于是那孩子继续问道“您会有一天离我而去么?”

他有些惊讶于这个孩子的敏感,于是他宠溺地将孩子搂紧,“怎么会!哥哥我很喜欢小马修呢~~”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孩子红扑扑的小脸蛋上兴奋的神情溢于言表.他扭捏着,又憋出了一句问话“………那……我可以……叫你………………父亲么?>////<”

弗朗西斯的笑容就这么僵在了脸上,他摸了摸自己那还没长出胡茬的下巴,有点欲哭无泪的冲动.

“啊哈哈哈,为什么呢?小马修,不喜欢叫我哥哥么?”

“总觉得,叫父亲更能让人心安////”

这孩子有严重的恋父情结.――一秒钟之后弗朗西斯得出这个结论.为了不让他的小马修失望,他作出了巨大的让步.

“好吧,我亲爱的小马修~父亲这称呼就仅限于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场合好么?拉钩哦~~”

他真的没法想象他两个恶友和那个混蛋粗眉毛在听到他被叫成“父亲”后会笑成什么样.

“嗯!”孩子伸出手指,完成了和他订下的这个誓言.然后小马修转过身来,跪坐在他的膝上,用自己那双小手,捧起他“父亲”的脸,郑重其事地在其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

“那么晚安了,我的好父亲.”

金发的孩子在道了晚安之后,抱着他的小熊回自己房间去了.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弗朗西斯才回过神来.一言即杀呢,这种感觉已经很久都不曾有过了.

“有空的时候,还是好好教教他法语吧,想听他用法语说这句话呢~~”

※※※※※※※※※

弗朗西斯醒着,事实上他已经盯着自家天花板盯了两个小时了.他在回忆刚才做的梦,他一遍又一遍地回忆着,努力将那些细节也丝毫不差地重现在脑子里.

现在想来,那孩子一直都在很好地遵守着与自己订下的诺言,倒是自己,在那孩子独立后老是喊着“马修~~我亲爱的小女儿~~”趁机扑上去揩油.

他最后是哭醒的,不过他并不太想去承认那枕头上的水渍是他的眼泪.他情愿去相信那是他睡梦中无意识对着枕头自「哔―」时留下的爱的证明…………还是算了,这种说法不仅站不住脚而且还异常地WS.

至少他记得现实当中那时他并没有哭,梦总喜欢把一些情感夸大化.男人,也会有脆弱的时候.――他换了一种思维方式来为自己那失态的行为找了个自认为合适的理由. 

一定是昨天那段不怎么愉快的记忆太强烈了.真该庆幸梦见的是那个孩子,而不是他心爱的姑娘被推上火刑架;断头台乐此不疲地一天联动个十几次喀喀作响的场景.否则那郁闷的心情估计要像他家可怜的财政一样全线飘红.

关于那段不愉快的回忆他不想再提及,简单来说,就是他,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再一次地,被当成了供大家调笑的丑角,调侃的对象.

好吧,其实刚开始弗朗西斯在会议上频频向冰岛新人示意自己愿意向他慷慨解囊的行为的确是包含了某种不纯的想法.不过在遭到大家步调一致的怀疑眼光以及“你自己都财政赤字了~你怎么借钱给他?”的反诘之后,可怜的弗朗吉感到遭受了空前的伤害.

你、你们…………难得哥哥我认真一回…………哥哥我也是有同情心的!!!

是的,至少在遭到了讥讽之后,他是认真的.赌上法兰西的尊严和骨气,就算自己倾家荡产也得借钱给那个濒临破产的新人!!!他是这么想的.

只可惜,对方并不这么想.最致命的打击也来自那个即将卖身还债的冰岛君.


“您………真的没在想些奇怪的事情么……………?”

新人,请说话的时候好歹先看着哥哥我,谢谢………………

于是,他真的受伤了………(极具戏剧性的)他泪奔着跑出了会议室,留下的人则在那一脸地莫名其妙.

真是的……哥哥我………哥哥我一个人也可以的………………

TBC

留言

No title

居然一不小心就法加考据到了半夜orz
这篇法加如果坑掉,让偶砸死你吧= =

只限管理员阅览

此留言只限管理员阅览

Re:

原、原来是这样的么=口=
因为没考据过,民间的普遍说法都是这样………对手指
流言果然有一大部分都是不真实的么orz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搜寻栏
RSS连结
TK搭讪专用(*´∇`*)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BGM
M A P
留言板
應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