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ochroact(米英)4/17更新

米英中心,独立战争背景。
目前还是坑状态,你确定要看么?= =
瓢泼的大雨,对于亚瑟.柯科林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毕竟自己是处于多雨带的国家,黑色雨伞是英国绅士的必备之物,他自然是不会忘记的.
可是今天却似乎与以往有些不同.
就像是患了风湿病的病患在在雨天总能感觉到自己浑身的关节在咯支作响,在亚瑟.柯科林的内心深处也有这么一块地方每逢下雨都会隐隐作痛.他甚至能听见那东西一点点支离破碎的声音…………
今天的情况特别地糟糕,也许是和那天太像了的缘故. 
可恶啊……胸口好痛……
手中的雨伞渐渐滑落,冰冷的雨水渐渐打湿了头发,脸颊,衣服………
好冷………
--比身体更冷的是心.
亚瑟抬起头,迷茫的眼牟中倒映着的是同样迷蒙的紫色天,遥远,孤单.
好烫………
--比滑过脸颊的泪更炙热的是曾经的伤口.
我为何要在这空无一人的世界中哭泣呢………像个笨蛋一样。
呐,你,幸福了么?阿尔…………
张开双臂,像接受洗礼的圣徒般接受磅薄大雨的冲刷,脸上浮现的是癫狂的笑意。
呐,你幸福了么?混蛋………


时间开始倒带
“亚瑟好慢啊……”金发的孩子呆呆地趴在窗台上眺望着远处的地平线,期待着那个人身影的出现。“真是的,明明说好一个月来看我一次的嘛。啊!他该不是反悔了吧?哼,他要敢不来,以后就再也不理他了!” 
正当孩子这么想着的时候,发牢骚的对象才跚跚来迟。
“抱歉呐阿尔,我来晚了。”少年推开门,发现孩子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扑向自己撒娇,取而代之的是静静地趴在窗台上,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哦。”阿尔冷冷地回了一声,依然漫不经心地看着他的窗外。
“那个,家里出了点事,爱尔兰哥哥他最近老闹着要离家出走所以………”亚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阿尔给打断了。
“他的话应该早过了叛逆期了吧=Λ=难道是更年期到了?=_,=”依然是漫不经心的口气,可亚瑟明明从里面嗅出了火药味。
啊呀,生气了么?就算是生气的样子也很可爱啊*=ω=*不过该怎么办呢………
“那个,我有带礼物噢~~你要不要看一下?”故意强调了“礼物”两个字,收到了不错的效果
“早说嘛!快给我~快给我~~”听到了“礼物”的阿尔立刻从椅子上跳下来冲到亚瑟面前,无奈身高差的存在只得拉着对方的衣角干着急“给我啦!给我啦!”
果然还是小孩子么。看看现在已经全然放下架子不顾形象地和自己抢夺礼物的阿尔,亚瑟不禁这么想到。本来还想再捉弄一会儿的,不过一想到万一又惹这小家伙生气的话反倒弄巧成拙,最后亚瑟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给。”
“啊,是小兵人!好棒~每一个的表情都不一样呢!”拆开了礼物的阿尔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哈,这是当然。是特别定制的么。”收到了预期效果的某正太控此时是一脸的得意。
“呐,呐,亚瑟。这么贵重的东西……可以么?”
阿尔闪着星星眼兴奋的表情对某人来说简直是必杀死,干咳了几声掩饰好自己的心情后亚瑟回答道“笨,笨蛋。本,本来就是带给你的么。”
“太好了!最喜欢你了,亚瑟~~”


亚瑟.柯科林,14岁,生平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幸福的感觉。亚瑟仿佛能听见自己的那些精灵朋友在身边吹着幸福的小喇叭。
“你怎么了,亚瑟?倒在地上不停地傻笑………”看着刚才被自己扑倒的某人在那一脸WS地傻笑,小阿尔突然感到一阵莫名地恶寒。
“刚,刚才没站稳,倒下的时候大概撞到头了。”
“那你还笑=O=”
“阿尔的话,做什么都没关系的……”
“?”
“不,那个,没什么……”
“亚瑟好奇怪啊………脸好红,生病了么?”阿尔就这么毫无征照地伸出小手搭在了脸有些微红的少年额上,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呜……果然有点烫呢。这可不行啊,亚瑟要是病倒了可没人照顾你。还是早点回去好好休息吧。”
脸好烫,现在自己的脸一定红得和煮熟的龙虾一样。如果能够一直,一直这样和那孩子在一起,那该多好………
“呃?亚瑟?”突然被压在身下的人给抱住的阿尔显得有些不习惯。
“我走了,不会再害怕了么?”
如果是放在以前,那个孩子是断然不会说出“早点回去”之类的话的,相反,会为了使自己留下来撒娇耍赖无所不用其极。 “哎?!又要留我一个人孤苦伶丁地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我不要我不要!O> ^ “亚瑟,不要走啦!亚瑟是坏蛋!坏蛋!TAT”
每当这种时候亚瑟总会无奈地(其实心里在暗爽)安慰阿尔“好啦好啦,下个月来的时候给你带好东西哦。”来以求脱身。
可是现在………
“我已经是小大人了噢!才不会那么软弱呢!而且,我已经开始习惯这里了……”(虽然还是有些害怕,不过我不想总是活在你的僻护之下,我想要和你变得一样强大)
“…………”(是么……)似乎是应该为之高兴的事,可是心里却异常地冰冷。
“喂,亚瑟。下次来教我使用猎枪吧!我想和你一起去打猎。”
阿尔的再次发问打破了沉默的氛围。
“现在的你还太小,所以不行。再过几年吧………”
“哼,好吧。”(我啊,就是讨厌你老把我当小孩子这点)“到时候可不许再找别的理由推脱!”
“嗯,一言为定。”
…………… 总有一天会长大的吧…………阿尔

※※※※※※※※※
 
他对他说再见,然后转身离开,只留下那个人颓然地倒在沙发上.

亚瑟一手着捂着眼,仰着头靠在沙发上.
“啊哈哈哈………我真是个傻瓜……是个大傻瓜啊!”

早知道这天会来,可是这也来得未免太快了.

是的,他早就知道.

从看到小阿尔能徒手抡起野牛开始就知道.

从阿尔开始厌倦了他带来的礼物开始就知道.

――阿尔不需要任何人,自己也能过得很好.

但他宁愿选择无视.

继续用“阿尔需要我,他一个人可没法儿过.”之类的话催眠自己.

继续执拗地硬塞一些自认为很合适对方却不见得喜欢的东西给阿尔.

他说话变得小心翼翼,因为生怕任何一句不妥的话都会闹得一发不可收拾.

――只要维持现状就好了.
他就像一个护着已经千疮百孔的古董花瓶的可怜虫,只要有一点轻微的震动,他的宝贝就会变成一堆废渣………

事实证明,他的所有努力都是徒劳.

保持现状是双向的,很可惜,另一方并不想这样.

啊啊,下次再见就是战场了吧………
取下挂在墙上的猎枪,亚瑟将其放在手中摩挲着.
小时候的阿尔,也是握着这把枪,是自己手把手地教他如何瞄准,如何扣下扳机的.
混蛋!
他忿狠地将手中的枪狠狠地摔向地面. 

胜负不是还没分么?只要能赢得这场战争――
“哈…哈………哈哈哈哈哈”骇人的笑声,海盗绅士的恶质本性再一次回归.

对,一定要赢得这场战争,不管用什么方法.这样的话,一切就又都能回到从前了…………
赌上日不落帝国的荣耀,就让我们来认认真真地打一场吧,阿尔. 

※※※※※※※※※

这本来是一场应该会取得胜利的战争,至少在萨拉托加之前战争的主导权都是牢牢掌控在英军手中.就算是翅膀长硬了,可还不是一个乳嗅未干的臭小子么?
哼,说什么正义必胜.对于阿尔弗雷德的那套正义理论他亚瑟自然是懒得搭理.那种冠冕堂皇的说词哄哄他这种小鬼还差不多.要说反例的话,自己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从安东尼奥手上把海上霸主的地位抢来用的就不是什么见得了人的手段.
所以他从不承认自己是输给了阿尔,输给了自己的小弟弟.都是弗朗西斯那个冤家对头,如果不是他在背地里煽风点火,运输物资的话…………

战争局势每况愈下,老天爷也特别赏脸地迎合起某人的心情来.在约克镇,亚瑟迎来了作为国家漫长岁月中最为黑暗的时刻.

阴天,阴霾的天空和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士兵的脸倒是挺相衬.可惜是自家的士兵,亚瑟笑不出来.
将领跑来对自己说这里已经坚持不下去的,除了投降已别无选择.
亚瑟充耳不闻,这些个混蛋们把帝国的荣耀都当成什么了?!要他向那些乱臣贼子投降?向那个阿尔弗雷德投降?这是做梦!
他冷冷地吩咐道“不准投降,哪怕只剩下一个士兵,一颗子弹.”
指挥的军官嘴角抽搐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


已经在这个小镇上僵持了几天,连着几天阴云密布的天空在今天终于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就在刚才英军彻底放弃了抵抗宣布投降.历时七年的独立战争以美国的胜利告终.

“是谁下的投降命令?”
颓然的拿着手中的枪,亚瑟靠在树下用沙哑的声音问道.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使其都柔顺得贴在前额上,低垂下来的头让人无法看清他现在的脸色.

“这是首相阁下的命令.”军官拿出一封信件甩到了亚瑟面前.

看到信件底部的落款后,亚瑟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全都是些无关痛痒的话,反正失掉这场战争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少了块殖民地.他在心中暗自咒骂那些该死的内阁快点倒台,用力地把那封信件揉成一团丢在了脚边.接下来的受降仪式对于将骄傲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亚瑟来说将会是场痛苦的煎熬.

※※※※※※※※※

“承认吧,亚瑟.你输了………”
金发的少年拿着枪瞄准着自己,完全是一幅胜利者的姿态.

――输?开什么玩笑?!

握紧了手中的枪,少年不合时宜的话将亚瑟完全给激怒了,就算是在硬撑,他也得给这个昔日的弟弟一点教训.

人群中一片哗然,几个大陆军士兵立刻举起枪瞄准了拿枪抵着阿尔的亚瑟,不过现在情况很微妙,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啧”亚瑟不得不承认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变得机敏了,竟然能挡下自己的奇袭.如果不是有枪把挡着,现在被刺穿的又会是什么呢?亚瑟冷笑了一下,这不代表自己失败了.枪把可以挡得了刺刀,却绝对挡不了子弹.

“果然,还是太天真了啊,美国.”只要他愿意,他随时可以扣下扳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心态早让他视死如归了.

“亚……瑟………”
他看到了少年微蹙的眉头,脸颊上沁出的细微汗珠.
到底是有几年了?他没有再认真看过阿尔…………每次总是匆匆地来放下物资后在匆匆地离开.他们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少,以至于只有在兵戎相见的战场上他才有机会再一次好好审视那个他一直视如手足的孩子.

――原来,在不知不觉间都已经长那么大了啊…………

搭在扳机上的食指在不停地颤抖,当他终于认识到自己根本无力扣下扳机,一切都只不过是在自欺欺人时,他痛苦地向后退了几步,带着悔恨与懊恼的表情缓缓地放下了步枪.

“怎么可能射击啊…………畜生!!!”

伴随着突然倾泻下来的大雨,亚瑟放下了一直以来的骄傲放声痛哭.其中所蕴含的感情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在一片模糊的视线中,他看见那孩子在人群的簇拥欢呼声中渐行渐远,而自己却是孤家寡人.
阿尔在走时仍不忘不时地回头想自己这边张望,表情里带着些许内疚与怅然若失.,但终究是没有再折回来…………


※※※※※※※※※

再次见到阿尔弗雷德.琼斯是十几个月之后的事了.

他走到了正在捡起地上刚被众人践踏过的国旗的阿尔身边.
――新生的国家,得不到尊重.

亚瑟脸上极尽嘲讽意义的微笑将他内心的想法暴露无疑.

看吧,这就是独立的代价.所以说你真是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笨蛋啊.以为弗朗西斯那些家伙在战时支援你,送你个什么破女神雕像就是你的朋友了么?当真正牵涉到各自利益的时候谁会来管你?

就算是为了报上次的一箭之仇,英国人准备好好地冷嘲热讽美国人一番.就在他准备开口之际,戴眼镜的少年发现了他并抢先一步开口.

“啊,是亚瑟?!”出乎亚瑟的预料,少年并没有对自己恶言相向或是厌恶地走开,反而是欢快地拉着自己的手,仿佛又回到了孩提时代,他们之间的隔阂从未有过一样. 

“好久不见,你还好吗?今天的我也在为努力提生自己的地位而到处奔走呢~~嘿嘿,怎么样,很厉害吧☆~看!这是我自己亲手绣的国旗哦~~哇喔,简直是帅呆了*_<”少年兴奋地将国旗递了上来,亚瑟木衲地伸手接过.

语塞,不知该如何回应.当最初惊讶褪去后取而代之的是愤怒和挥之不去的挫败和失落感.

――啊啊,看样子过得不错嘛.从我这儿独立让你如此开心么,混蛋!

不懂得察颜观色的少年继续在那喋喋不休地说着.完全没有发现身旁人的脸色在变得愈发难看.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有什么方法能让那个混蛋闭嘴么?!

………独立…………找到了朋友……………总有一天会变得强大………………不再需要你的保护了………………

这些破碎的语言将那些记忆中的片段全都连在了一起,压得亚瑟喘不过气来.

――闭嘴!闭嘴!闭嘴!你应该只属于我一个人!你应该永远活在我的保护之下!离开我你不应该这么快乐的,你应该穷困,潦倒,然后哭着鼻子回来请求我的原谅!这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吧!

无法抑制的怒意让原本彬彬有礼的绅士把手中的旗帜揉成了一团,必须得做些什么才能让那孩子闭上他的嘴.



“啊,对了亚瑟!一直以来我都很想对你说…………”


少年的声音被撕碎布片的刺耳之声算掩盖,他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个人一点点地把自己的国旗撕成碎片,然后扔向空中.

是在笑么?隔着满天飞舞的彩色不片,对方的表情总是看不真切,他只是听到了那个人凄凉而近似疯癫的笑声.


“………亚瑟………你怎么了?”阿尔并不明白其中的缘由,他只是单纯地认为也许亚瑟碰到了不愉快的事.他伸出手,想要去触碰那个单薄的身影.

“!”

“走开!美国!”

被打掉的手还火辣辣地疼,这种疼痛简直比战场上所受的刀伤枪伤都要来得难以忍受.
阿尔呆呆地看着亚瑟决然离去的背影,记忆中那无数次离去的背影与之重叠.


——“回去了哦.”

——“嗯~~”

因为是抱着那个人一定会回来的想法,那个时候的自己总是微笑这目送着那个看似贫弱的身影.


这次大概不会再回来了吧,明明连“谢谢”都还没说出口………………





我更新了……………………于是AC亲真是太对不起了……………………

这是TBC还是END我自己也不知道………………………………………………

也许哪天我会来给他补个HE,如果一直坑了,那就请把它当BE来看待吧orz

tag : 米英

留言

No title

话说这文是tbc还是end了?

No title

果然贪婪小猫是贪婪地想着某些场景啊
于是本文有了扑倒和压在身下的关键词

No title

这个真地好虐~偶当初是看了MONOCHROACT的MAD才萌上米英的~这篇好似MAD的文字版~泪目~虐度比露中的再见!1991~还要纠结~再次泪目~

No title

话说这文为什么不贴到摆渡那里?

No title

=口=亲,你好~因为是坑状态,所以…………对手指

No title

泪流满面的更新。。。。。。

不管是END还是TBC,偶都认了,从一开始掉进去就没准备爬出来

No title

你这么说太让我有罪恶感了TvT
我觉得我写得可烂了,没文笔没菜花,它就是一二无产品,我唯一的自信就是它没OOC!(大概……)

No title

嘎!!!黑化SCENE可美了!!!
果然这CP可甜可虐
于是,还有....蓝字更新的文笔比最开头的进步了吧撒花撒花~

No title

啊啦我是来自愿被雷的『不错此心理阴暗狂喜欢英米......』
无论怎样别扭的一对都越看越有爱的说姑娘不要大意地填吧......

No title

ToIE:有进步么?TvT我觉得还是一样地死蠢………………
To没留名的姑娘:哎,姑娘你是?雷到你了真抱歉TvT不过感觉英米会异常地黑= =lll

No title

我是上面米留名的那只蠢生物-v-
没有怎样被雷啦我开玩笑的『什么你居然认不出我的黑潜质英米可是我的死忠哦死忠不过偶然米英一下也很美』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搜寻栏
RSS连结
TK搭讪专用(*´∇`*)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BGM
M A P
留言板
應援中